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自白之大屁股教导主任】(1-2)作者:不详
【我的自白之大屁股教导主任】(1-2)作者:不详
           我的自白之大屁股教导主任


字数:6030字

            (1)大屁股教导主任

  「啊……啊……唔……」

  太没劲了,每次都是这样,还他妈没等老子尽兴,就昏死过去了。哎!
  真是……

  我是说我那个不争气的马子,太不经事了,没等我两下,她就先不行。
  没办法,鸡巴还憋着生痛,即使她被干瘫了,我也得出火吧!只有在她毫无生机的身上再挺上几百挺、抽上几百抽,爆出满肚子的火气完了。

  哎!没办法,我的马子死心塌地跟我好多年了,一脚把她踹了吧,又好像太不尽人情了,何况她也有一些着人喜欢的地方,比如总能毫无意见地满足我的各种要求。就像我让她口交,即使把她顶得直心,也没有丝毫怨言;她一闻到精子味就受不了,但她依然强忍着让我把精液射在她的嘴里。

  但这些都还不是主要的,更主要的因为她曾经是我的学生,让我给干了之后就跟着我了,而我现在还是一个老师,如果把她给蹬了,总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毕竟那么多朋友都知道她是我的马子,好像我们是天经地义的完美一对儿。
  哎!作茧自缚,为了老师的尊严、知识分子的臭面子,我只能强撑着了,真不知道哪一天我会不会疯?

  好在我还是老师,还交着那么多美貌单纯的年轻女学生,因而可以经常吃到鲜嫩可人的货色,才使我的精神有了一些松驰的余地。

  勾引我的学生我可是有本钱的,我是那种年轻老成、活泼爱动的老师,身高一米九六,体型匀称、面貌良好、爱好广泛,是很容易就能和女孩子打成一片的角色,因而我们院长总是批评我要有个老师的样,不要老和学生们混在一起。
  这老混蛋,他懂个屁!

  另外我还有个秘密,不好意思,还是坦白了吧!当然如果大家知道我的外号儿也许就明白了。「X大」(请原谅X我不能公开,让熟悉的人知道我就麻烦了)。对,这就是我的外号,那是我在浴池洗澡时,被看到的人起的,现在竟然越传越神,居然有人说我每次洗澡都系上腰带,因为我要把我的大家伙掖在腰带上……
  说得夸大是有些夸大,但我还是满意我的大家伙,不勃起就有七寸长的,挺起来有十三、四寸,比一般人的粗三、四倍,够可以吧?当然这也是我所困惑的事情,尤其是夏天,穿着特别单薄的衣服,我的家伙当当地不硬起也鼓一个大包,让我的女学生看到了真是不雅观。没办法,我上课从来不敢穿短裤,再热的天我也得穿着松松肥肥的长裤给同学们上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哎!谁让咱先天条件不足呢!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我是住在离学样很远的地方,但我的这点儿优点,经过人们的疯传,还是传到了我们学校老师这里。
  于是和那些徐娘半老的老师走对面的时候,她们经常公开对我指指点点,眼神总是往我的裤裆部位浏上两眼。在我们搞活动的时候,大家到舞厅去玩儿,藉着昏黄的灯光和酒劲儿,那些半老徐娘总是搂住我不放,时不时把她们的下面往我的大部位贴紧一些,整得我那不争气的东西总是往起蹦,让我好不尴尬。而我并不喜欢半老徐娘!

  可是那些刚分配来的女大学生们,知道了我的情况后都不敢看我的面,迎面碰到了,她们都会红着脸远远的避开,真是痛苦啊!

  虽然我不喜欢半老徐娘,但我还是落入了圈套,让我们的教导主任给吃了个够。

  那是我教我马子的时候,她总是羞羞地不喜欢和人来往,那小模样让人看了火火的。后来我有病的时候,她给我弄来了两只农村的笨鸡给我补身子,自那以后,我终于有机会把她给上了。

  后来有一次干得兴起,竟然忘了拔出来,爆身在她身体里的液体竟然把她的肚子给搞大了。没办法,她还在上学嘛,只有偷偷地带她到医院去打流产。
  哎!也该我倒霉,那给我马子做流产的医生竟然是我们教导主任的同学,这件事就这么顺利地传到了我们主任那里了。

  说起我们的这个主任,我是烦透了,总是穿着那么暴露的和年龄不相称的薄裙子,口红抹的总是厚得要掉下来一样;尤其突出的是她那绝仑的大屁股,真不愧于那「大锅盖」的外号,走路还故意扭扭地装出那种羞样,实际上真是要多骚就有多骚了!

  我来到这个学校后,她就总是藉关心我的名义,用手按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关心我,半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每次都吓出我一身臭汗。我的外号闻名了之后,那个在舞厅里搂住我不放的总是她时间最长,真让我烦透了。

  那臭婊子医生告密了之后,我终于栽到了她手里!

  那天下班后,我收拾好东西刚要走,我们主任就进来了,她色眯眯地眼神盯着我,用止不住喜悦地口气对和说道:「小X呀,还没走?正好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吧!」

  「主任,什么事呀?都下班了,明天再说吧!」我看到她心就发毛,所以急于想摆脱她。

  「小X,听说你昨天到XX医院了……」

  我一听到这样敏感的话,脑袋不觉轰了一下,怎么?难道我和马子做流产的事她知道了?不可能呀,我去的是挺偏僻的一处医院,而我们老师看病有专门的负责医院,而我们学校的老师又不住在那个区,这怎么可能呢?

  「来吧,还是让我和你谈谈吧!」主任皮笑肉不笑地补充了一句。

  由于心里有鬼,我不知不觉就和主任去了她的办公室。

  「坐吧。」她给我倒了杯茶,然后打开抽斗把昨天我给马子登记做流产的记录复印件递给了我:「这个事情你知道吧?」

  我当然给马子登记的不是真名,但一看到这个记录,我就有些坐不住了,头上的汗也下来了,但我嘴还在诡辩:「你这是什么意思?主任,你把这个给我看是什么意思?」

  「哎呀,年轻人,就不要嘴硬了嘛。我说XXX(我马子的名字)同学怎么好好的突然请病假了呢?嗯,原来如此!」

  我一听连我马子的名字都叫出来了,心一下子凉到底了,知道半点侥幸都没有了。我一言不发,愣愣地端着水杯,脑袋急速地转动想要想一个好的对策,可偏偏脑袋木木地不好使……

  「你们的事我知道得很清楚,年轻人嘛,做出这样的事了可以理解,但毕竟XXX(我马子)是你的学生嘛,啊……」

  她这时走到了我的面前,深深地弯下腰,又用手扶着我的肩膀,大奶子依着我的身体,露出的部份白花花的让人眼晕。

  事到如今,我也霍出去了,我把杯放下,站起身来摆脱她的手:「事情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想多说了,你说怎么办吧!」我还在装硬。

  我们主任反倒坐在我刚才坐过的位置上,高高地架起二郎腿,她穿的短裙子滑过她的腿,让人一下子就看得到她那黑丝半透明的三角裤衩。

  「年轻人,不要冲动,前程要紧嘛。这件事情除我之外还没有别人知道,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密地,不过……」

  「你说怎么办吧!」

  「那还用说吗,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个老流氓边说边站起来,身体紧紧地依偎上我,抬着头,色迷迷的眼神盯着我的脸,用手摸上我的裆部,作势欲用力、实际却很轻地抚过我的大部位,然后把摸过我大部位的手指一颗颗地放在嘴里用舌尖儿舔着,眼睛淫荡地瞄着我。
  我知道我终于被这个婊子给算计了,尽管我很心,但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霍出去我这二百来斤了。我一下子紧紧地箍住这老骚货,低头就朝她那让我心透了的抹着浓艳口红的骚嘴上吻去……

  「嗯……」这骚货真够骚,她居然在我怀里一扭嗒,用她抚过我裆部的刚还在她嘴里吸吮的手挡住了我的嘴,然后做出了一个叫我差点吐出来的动作。
  只见她脖子一缩,故意装作羞愧地把脑袋一扭,牙齿咬住下唇……

  「瞧你那色急的样,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然后她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头轻轻地一推我的胸,脱离开了我的怀抱。

  我给她弄得胡涂了:「你……」

  「小色狼……」她一步三扭地从墙上拿下她的包:「走吧,送我回家……」
  「啊?……」

             我的自白(续一)

  我开着我的越野吉普,教导主任就坐在我的身旁,她的身子不自觉地依偎着我,严重地扰乱我的情绪,我车开的都有些不稳。可是主任这个婊子好像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我的讨厌,反之竟得寸进尺,手一点点地滑向了我的裆部,而她歪着头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我。

  我强打精神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这时主任的手已经小心翼翼地抵达了我的生命地带,她有点怯怯地用手抚着我的大部位,突然她的手隔着裤子抓实了我的大……

  「啊……啊……」婊子主任的表情立时大变,她张大了嘴巴,惊异地低叫出声,眼光也一下子从我的脸移到了她手抓着的部位……

  「哼哼!」我不由得有些得意,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她妈的老骚货,千方百计的算计我,我还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儿事儿?

  这时我的头轻松了许多,我突然意识到主动权是掌握在我手中的,我怕她个屁?哼,我非好好整整她这个老骚货不可!

  我感到主任婊子的身体有些微微地发抖,不知道是惊异还是激动,她颤颤地在拉我的裤子拉链……

  我故意地把腿往上一顶,挡住了她的手:「你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把车开沟里去?」

  她依然面带着惊异或兴奋的复杂表情望向我,好像根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
  就在我正感到自鸣得意的时候,主任婊子忽然扔掉了手中的包,她像疯子一样地笑着把我搂住,弄得我有点毛骨耸然,然后她急不可待地俯下身子,大奶子压在我的膝盖上,那大锅盖一样的屁股抖抖地浪扭着,同时双手齐动,硬掰开我的大腿,我顿感到有点被霸王硬上弓的感觉。

  「你……你干什么?让我怎么开车?」

  她可不管我这一套,依然如旧,嘴里喘着粗气,手都有些颤抖,色急地要拉开我的拉链。我被她这么一弄,那大鸡巴就有些硬举,我宽大的裤子再也遮不住庐山真面目,胀鼓成了一座富士山。

  她终于拉开我的拉链,一下子把我的前开门向两边分开,她的呼吸更重了,好像有些神圣又有些异重地凝神盯紧我裤衩里包裹的东西,而此时我的裤衩已经被撑得没有一点褶皱。

  她盯一会,就深深地把脸凑到这一部位,闭着眼陶醉地用她的通红的脸在裤头外摩蹭,我心里男人雄性的本能在加剧,讨厌主任这个婊子归讨厌,而我毕竟是一个成年健康的男性,男性本质的东西想压抑都不可能。

  我没有办法凝神开车,车开得有些晃,哎,看来是没有办法阻止老婊子的行为了。我在强打精神,要知道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期,可别出车祸要紧!好在我的越野车装的是茶色玻璃,从外面不能看清楚里面,要不然可就衰了!我打开录音带,往「大」调一调音量,好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

  主任可真是个得寸进尺的家伙,她终于从我裤头分叉的部位把她的淫手伸了进去。

  「噢!……」随着她一声惊叫,我的东西被她从里面放了出来,这家伙倒一点不客气,一出来就想昂起头来,还有些颤颤地直抖个不停。

  「啊!天呐!!」主任有些惊异地合不拢嘴,她双手一上一下地握住我的东西,聚精会神地盯住了它。她心里一定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东西呢?

  「噢,太伟大了,真是太好了,噫!」她竟做了一个像日本人一样的动作,咬牙切齿地一甩头。

  「怎么样?还感到满意吧?」我是故意逗她开心。

  「噢,我的宝贝,真是人间少有的好物件,太棒了!!」

  我是糊涂了,真不知道她这个「宝贝」是称呼我,还是我的大!

  她轻柔地抚弄着我的阴茎体,并且用她的拇指搓弄我的龟头,那样弄一会,她竟然低下头,想要用她令我生厌的嘴唇去碰我的大家伙。

  这怎么能行呢?我本能地用力甩腿,把主任婊子耸到了一边。

  「别用你那像妖精一样的嘴去碰它!」我怒气冲冲地喊起来。

  「你……你说什么?」

  她被我甩得大屁股离开了座位,要不是她屁股太大的话,非得坐到车厢里不可。

  「我说我讨厌你抹那么厚的口红,我更讨厌你的口红沾到我上面!」

  「哦,真是,好吧……」

  我想她一定心里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她忙着一边坐正,一边找到她的包,她从里面拿出镜子,慌忙用手帕擦了起来,实在抹得太厚了,反而越擦越糟。看着她滑稽的一幕,我止不住想笑,但我还是硬绷着脸。

  「用这个吧。」看她实在越弄越糟,我把矿泉水递给了她。

  她好不容易把嘴揩好了,还示威似地给我看。说实话,不涂口红,主任的嘴还是挺性感的噢,她为什么偏涂那么多口红呢?真不会打扮。

  我满意地点一下头,这下可让主任得到了大释,她又一把捞过我的大蟒蛇,色急急地张大她的不着一点修饰的成熟女人的嘴巴,她的小舌伸出来,舔上我的大蛋头,而且待她的舌头一接触到它的时候,不觉「唔……」地哼出声来,张大了自己的小嘴,想把我的家伙整个吞进去。

  主任老婊子真有点不自量力,她的嘴只能含住我的一半,但不管怎么说,主任还是很有经验,毕竟是经过无数次实战的熟透了的女人。她的小口就那么时而深深地吮吸,时而用牙齿轻轻地啮咬我的茎体,她头移动着,一边牙齿在阴茎上刮过,一边把那巨无霸吐了出来。

  婊子主任这骚蹄子勾人的功夫厉害着呢!她用手轻轻地握按住我的根部,用指尖蹭着阴囊,她嘴又含住粗硕灼热的大鸡巴,头开始一前一后地移动着,东西被深深地吞进再慢慢地吐出来,吞进再吐出……

  主任婊子吞吐自如地把鸡巴玩一会,再用牙轻咬住龟头的凸伞槽,头一摆一摆地用嘴抻拉。

  「噢……噢……」我被她玩得挺舒服,鸡巴绷得紧紧的,粗硕灼硬,在女人的牙齿间不断地抖动不已。

  主任那样玩了一会儿,就又把鸡巴吞吐起来,这次是尽量把阴茎往自己的小嘴里吸,再温柔地吐出,吐出时不忘齿尖在茎体上滑过;之后,她小手拿住鸡巴根部,又用小嘴含住大鸡巴头子,逆时针地旋转头部,并不时地把头往旁边歪一歪,把大鸡巴搬倒往里吞,使上齿能划弄阴茎,舌上部及上鄂则和龟头大面积触动。

  主任婊子玩得兴起了,她时而含住往左歪,再吐出它;时而含住又往右歪,再吐出,旋转地使阴茎在自己嘴里抽动着。她的头还不时地往下移动,这样下拉力就把鸡巴搬倒了,当她抬头来时鸡巴就支起来,她又开始慢慢地把含在自己嘴里的鸡巴往出吐了……

  我的鸡巴被主任婊子玩得暴涨,它怒气冲天,又长了一些、又粗涨了一些、又热了几分、又硬了几许,好像要报复对它的蹂躏,所以它怒而朝天,把一具威力无比的加农大炮高高地架了起来。它要拿主任婊子开火,它要把这个臭婊子轰个人仰马翻,轰个稀巴烂!

  被主任一阵玩弄之后,我已是全身火烧火燎,好像全身的精力都集中于生命之根了,热得要爆炸,巨大压抑使得我像一头发情的公牛,如一座喷薄欲出的火山,我的内心深处有想把主任婊子撕碎压扁剥了吃了的感觉!

  「臭婊子,你个骚货、浪货、骚蹄子、千人骑万人干的妖精,我要干死你!
  操扁你!「

  「啊……啊……」

  主任婊子可是真乖,听我这么说,她就一边嘴里好像正被我干上了似地发情起来,一边下体一抬一扭地骚动起来,可以看见主任也早已是火烧火燎,欲火中烧。正有些淫水从她两腿间凸起的小丘中间下陷的谷地里深不见底的玉洞里流出来,早把她的黑丝的小裤衩弄得尽湿,淌得她满大腿里子都是。

  「死我啦,干扁我啦,我让你死了,啊……啊……死我吧!」

  主任低声地叫了起来,好像我正把她得要死。从那浪叫声中分明能感受到她强烈的渴望,她渴望被干扁、烂、插死、戳漏!

  我呼吸已急促不已,被女人深深的渴望所感泄,如果这不是在车上,我就会把她放倒在地,扑上花身,跃马横枪,拧枪发狠,直捣花心……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