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快乐拷问】(完)作者:zfk
【快乐拷问】(完)作者:zfk
字数:8878


  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昏暗的房间里。

   没有窗户,只有在天花板上设置的昏暗灯光照亮周围。

   「啊拉……醒了吗?」

   突然间,一个就像搞错了场合一般幽静的女性声音传了出来。

   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一名女子。

   长至肩部的整齐黑发。

   一直盯着的话仿佛会被吸进去的大眼睛。

   戴着象征着知性的眼镜。

   然后,她的胸口处别着——

  「艾希恩王国的……是么,我被抓捕了么……」

   他的祖国提菲雷特王国与邻国艾希恩王国长期处在纷争状态中。

   如果这里是他的祖国的话,胸口别着提菲雷特王国的徽章的她不可能自由地 行动。

   于是他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状态。怎么看自己都是全身赤裸,两腕被手铐铐住 垂直悬吊在天花板上。

   恐怕这里已经是艾希恩国的领土内了吧。

   然后他很自然地理解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在被拷问么?」

   似乎对这个质问很满意,那名女性笑了。

   「不愧是宫殿侍卫呢,脑子转的实在是太快了,嗯,接下来呢,你要为我国 吐出重要的情报。可别告诉我什么你作为王的近侍却不知道王城有没有隐藏通路 哦。」

   她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着手上像简历一样的东西一边这样回答他。

   恐怕那份简历记载着他的个人情报吧。

   「啊啊,我确实知道通路。但是,我可不会轻易地说出来哦?像我这样知道 军事机密的人都针对拷问进行过训练,我有着经历任何痛苦都不会吐露出秘密的 绝对自信。」

   他淡然地向少女笑了笑。

   「原来如此。看上去是对承受疼痛有着相当的自信呢………『对疼痛』……」
   少女特地强调了「疼痛」这个词。

   看这样子,他心中产生了不安。

   「难不成还有施予疼痛以外的拷问方法么?从古至今拷问不当然都是对人体 施以痛苦的方式不是吗?」

   少女坏坏地笑着,回答了他的质问。

   「嗯,确实拷问就是给人体施加痛苦。但是……给予痛苦并不一定要直接地 施加疼痛哦。」

   面对好像有哪里脱节的少女的回答,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少女发现他好像没有理解,开始做出解释。

   「你知道人类的三大欲望么?『食欲』『性欲』『睡眠欲』只要缺少其中任 何一样,人类就会因欲求不满而陷入饥渴状态。」

   「原来如此……不给我食物,不让我睡觉么。但是凭这样就想让我招出秘密 可是大错特错了!」

   毫不介意他的大喊,少女把话说了下去。

   「在这其中,你知道什么是最根源的欲望么?……是性欲啊。那是当然的呢。 所有动物都是要繁衍后代的呢。所以说如果动摇『性欲』这部分的话,任何人都 会简单地堕落。超过承受能力的快感会成为人体的痛苦……这样说的话能理解了 吧?」

   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的声音传来过来。

   「啊,正好你的拷问官来了呢,请进。」

   伴随着应答,门慢慢地打开了。

   「打扰了哟?」

   进入房间的,是要比自己高得多的成熟女性。和少女不同,是仅仅看一眼就 会战栗的如恶魔般的妖艳容貌。胸部傲人地坚挺着,黑色的丝网内衣紧贴全身, 外面披着一件血红色的皮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欢迎,今天的对手是这个人哦。拜托你了。」

   「没问题~没问题~今天的人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一边这样说着,拷问官像是在估值一般审视自己。

   被这样身材高大的性感女性注视着裸体,他不禁害羞着别过涨红的脸,移开 了实现。

   「看什么!快点开始那什么拷问不久行了么!」

   「哼哼……我讨厌性急的人哟,小弟弟?这可是接下来要好好愉悦我的肉棒, 仔细观察一下也没错吧。」

   女性单手握住了他的阴茎。从不同的角度仔细观察着。为了看到更细微的地 方,女性将脸贴近过来,她的气息轻轻地吹拂着他阴茎的表面。一点点地将快感 输送进来。

   「哎呀呀?小弟弟,你的肉棒变硬了哟?仅仅是被看着就会兴奋,你还真是 变态呢。」

   「不是……那是因为你的手和气息碰到了……」

   「嗯~仅仅是被触摸了就会兴奋……果然是变态啊。好高兴!我最喜欢变态 了~」

   拷问官的手开始微弱地振动起来。

   同时吹拂阴茎的气息也慢慢增加。

   「呜…咕……」

   尽管他拼命想让阴茎冷静下来,但是开始有了反应的阴茎没有再次萎缩下去, 不一会儿就完全勃起了。

   「哈哈~小弟弟虽然是变态,肉棒却还真是雄伟呢?虽然不算很长,但还蛮 粗的,上面的青筋分布和弯曲情况…这可是一级品呢~!」

   「啊呜呜…不要……」

   「啊啊……真棒呢~这根肉棒~」

   拷问官像是为了确认阴茎的形况,反反复复地抚摸着。

   她看着阴茎的表情,就像是发现猎物的母豹般嗜虐的表情。

   「…我说……」

   拷问官向站在身边,看着两人的眼镜少女说话了。

   「怎么了?」

   「拷问结束后,这个小弟弟能给我么?」

   「……嘛。没问题吧。套出情报后这人就没有价值了。」

   听到这里,拷问官的表情变得明亮起来。

   「太好了!那么我可要打起精神认真地折磨他了~~」

   拷问官伸入皮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喷雾器。

   「这是…什么?」

   「呜呼呼,这是我特制的润滑液喷剂。把这个喷在肉棒上的话会变的特~~ 别黏糊糊的哦?在这种状态下捋动的话会特别舒服的哟?」

   拷问官在他的阴茎上喷上了喷剂。

   「horahora……肉棒就要变的黏糊糊了哦?」

   看上去,被喷雾剂喷到的地方湿嗒嗒的反射着奇怪的光。

   「竿也好,青筋也好,连铃口都黏糊糊的~」

   拷问官不断改变着阴茎的角度,均匀地将喷剂喷上去。没过多就,他的阴茎 就被润滑液完全覆盖了。

   「小鸡鸡整体已经黏糊糊的了呢,那就进入下一个步骤吧。」

   「啊……等等……哈呜呜~」

   「呜呼呼……小弟弟那下流地垂荡着的蛋蛋也黏糊糊了呢~」

   寒冷的空气吹拂过来,他的睾丸一抽一抽地震动着。

   「这里也涂上吧?」

   接下来是会阴部分。

   像是被抚摸着,痒痒的快感在背脊上奔跑着。

   就算注意不要出声地忍耐着,嘴里还是漏出了呻吟。

   「呜……那里是……」

   「呵呵……还真敏感呢,小弟弟?有被欺负的价值呢…那么最后是这里~」
   「哈呜~」

   拷问官的手将他臀部的肉左右掰开,突然在他的菊花上喷上了喷剂。突如其 来的感觉忍不住让他的腰挺了一下,但这微笑的动作并没有逃过拷问官的眼睛。
   「啊咧?刚刚腰『哔库』地一下了吧?呜呼呼,男人果然屁股是弱点呢。之 后会好好玩弄这里的哟?……好,完成了~」

   拷问官这么说的同时,一直持续着的喷雾器的声音停下了。

   「那么拷问从现在开始了,小弟弟~就算你『已经不想射了!』这样哭喊着, 闷绝着,哀求着……我也会不停的让你高潮的。呼呼……在精神被破坏之前早点 说出秘密是为了你好哦?」

   拷问官弯下腰,在他耳边轻轻呢喃着。

   那淫靡的表情忍不住让他心跳了一下。

   「哼、哼!别以为我会简单地屈服于拷问!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这份逞强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呢?那么首先先温柔地让你……陶醉吧?」
   拷问官的右手将他的龟头包裹起来。就这样像在研磨睾丸一般温柔地抚摸着。
   「呜…润滑液……黏糊糊的!」

   「啊哈哈!呐,我光滑的手感觉如何?我修长的手来回抚摸揉捏龟头的感觉 舒服吗?」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么……舒服!!」

   「咕呼呼……还真是坦诚呢?不过没关系吗?现在就『啊嗯啊嗯』地苦闷的 话之后会忍不住的哟?接下来会更加更加地让你舒服的哦~吼啦~像这样『噗噜 噗噜』地抖动手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这样细致的揉搓的话……」

   「呼呼……充分地折磨你,让你变得更敏感~吼啦~捋动捋动捋动再捏紧捏 紧捏紧~(ごしごしごしごしきゅっきゅっきゅっ今后我会尽量把象声词翻译成 动词。)」

   「快停下!!一直欺负那里的话!!」

   「哎~一直玩弄这里还不够吗?真是欲求不满呢,小弟弟?没办法呢,也玩 弄玩弄其他的地方吧。」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呼呼……我听不见~」

   左手抓住他的睾丸,施加绝妙的力道一收一放地按摩着。

   两个地方同时被责备,他的射精感越发高涨起来。。

   「呜……好热!!下腹部好热!!」

   「啊呀呀~已经要被挤出来了吗?我才只是在按摩而已哦?我还没捋动阴茎 哦?这样就要射精了……是不是太早了呢?小弟弟?」

   说归说,拷问官还在责备的手没有停下来。

   「啊啊啊!!快住手!!手快停下来!!」

   「啊啦啦……蛋蛋向上收紧了呢……真的忍不住了吗?拿你没办法呢。本来 打算再多按摩一会的…那就特别让你射出一次吧!」

   拷问官的右手从龟头向茎杆移动,用缓慢的节奏地开始捋动起来

   「啊啊呜呜!!不要……有什么…爬上来了!!」

   「对,就这样,不可以忍耐哦?………hora、hora、hora(ほ ら、ほら、ほら)!!

   「嗯嗯嗯!!!不要!!!要去了!!!」

   噗咻噗咻噗咻

   「啊哈哈哈,高潮了吗?明明说不会屈服于拷问的,简简单单就射精了是怎 么回事呢?」

   露出失神表情的他听到这话恢复了神智,同时,因为对被拷问官为所欲为而 感到羞耻,脸涨红了。

   「呼呼……脸变的好红了呢~真可爱~……我会更加更加折磨你的!」
   拷问官再次将手指伸向了龟头。

   「咕啊啊啊……现在……那里是…」

   「呜呼呼,变得特别敏感了吧?自己去欺负变的敏感的龟头是绝对不会去做 的对吧?吼啦~怎么样?舒服吧?」

   「啊啊啊呜啊啊……」

   拷问官每用手指抚摸龟头一次,他的阴茎就会哔库哔库的跳动。

   「啊哈~明明刚刚已经射出来过一次了,又一跳一跳了呢~」

   「不对……才没有……哈啊啊啊!!!」

   「呜哼~不可以这样说谎哦?说谎的小宝宝要被我特别按摩把白色的东西尿 出来~」

   拷问官右手的大拇指摸到里筋,像是在扣挖着用力研磨揉捏施加刺激。
   「呼呼……能忍耐的话就忍耐给我看看啊?在漂亮大姐姐的面前漏出来什么 的,不觉得羞耻吗?」

   「啊啊啊……忍耐……我一定要忍住!」

   「对对,忍耐,小弟弟~吼啦,就算是像这样被中指和无名指夹住,上下摩 擦包皮也好……」

   「咕啊……啊啊啊啊!!!」

   「像这样用大拇指不断揉捏变得敏感的里筋也好……」

   「啊呜!啊啊啊呜呜!!」

   「像这样阴茎的血管被小拇指轻轻拨撩着也好……」

   「呜噫噫噫噫!!!」

   「horahora~不好好忍耐的话又要被我榨出来了哟?不想这样子吧? 不是要好好保护王城的秘密吗?」

   「啊啊啊啊呜呜呜!!」

   拷问官的四根手指像触手一般牢牢吸附缠绕啊在阴茎上,向其注入强烈的刺 激。

   「哼哼……忍耐汁已经黏糊糊的了呢?是不是又要高潮了呢?」

   「呜……早、早着呢…」

   「对,就是这样。连这点都忍受不了的话也太无聊了呢。不过……差不多该 让你射精了呢,小弟弟~」

   少女用还没使用的食指挤压着铃口周围,划着圈圈抚摸着。

   「噫呀!!!这手指……怎么会!!咕呀啊啊!!!」

   「呼呼,因为之前的责备,前端变得特别敏感了吧?吼啦~转转转~」
   「咕!!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啊哈哈哈!!!怎么了?已经忍不住了吗?我只是用右手抚摸就要射了吗? 要射了吗?绝对不会让你忍住的哦!!」

   拷问官四根手指开始蠕动起来,食指指腹贴住铃口用力摩擦起来。尽管少年 左右摇动头部,拼命地抵抗快感,但还是顺从着拷问官的言语,射精感渐渐爬了 上来。

   「啊啊……!呜呜呜……啊啊啊!!!」

   「哼哼……再怎么挣扎都是没有用的!这一下就解决了!」

   少女的食指狠狠划弄了一下铃口。

   「啊……已经……不行了!!!」

   噗咻!!噗咻噗咻!!!

   「呜哇~尽情地放出了呢~明明已经射第二次了,好厉害的量~」

   「呜呜……可恶……」

   「呜呼呼~肉棒也已经完全放松了呢……那么,前戏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就 进入正题吧~!」

   「不…不要…」

   「不~行~还是说,愿意把王城的秘密说出来了吗?」

   「这……这个么……」

   「那就不住手~没关系,感到痛苦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说出来哦~」

   拷问官用力握紧少年的阴茎。

   「你…要干什么…」

   「明摆着的嘛,高速手交啊?用手捋动小弟弟那被润滑液、忍耐汁、精液弄 得黏糊糊的肉棒哦?」

   「怎……怎么这样……」

   「库库~接下来就是射精地狱了哟?为了尽可能不疯掉而努力吧~」

   「不要……快住手……」

   「不、要~那么,要上了哟~」

   拷问官的开始用手以猛烈的速度捋动少年的阴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啊啊啊呜呜呜!!!!!!」
   「呼呼,刚刚被按摩过的敏感鸡鸡被这样激烈地手交感觉很难受吧?」
   「好难受!!!!!好难受啊啊啊啊!!!!!」

   「horahora,茎杆也好、里筋也好、龟头也好、铃口也好……全部 都在被摩擦哟?伴随着咕啾咕啾的声音,把你的鸡鸡折磨得乱七八糟吧。

   「哈啊啊啊啊啊啊嗯!!!!!饶……饶了我吧!!!!」

   「那,肯说了吗?城里的秘密肯说出来了吗?」

   「不要!!只有这点我绝不!!!!!」

   「吼哦~那就让你更加更加痛苦吧!!!!」

   拷问官的手的速度完全没有减弱。

   就好像在直接拨撩着快感神经一样,强烈的快感袭击着少年。

   「啊哈~我手中的肉棒在一跳一跳的颤动哦?想射了吗?要高潮了吗?要被 猛烈的速度的手交着,发出女孩子一样的声音,『哔哔』地射出精液吗?」
   「不要~~~~射出来了!!!!!!!」

   噗咻~~~~!!噗咻噗咻!!!!~~~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捋动了哦哦!!!!!」

   但是,就算是射精途中,拷问官的手淫也没有有停下来。

   强硬地打乱射精的节奏,让少年走向更强烈的新的绝顶。

   「horahora!就算精液已经射出来了,高潮还是能做到的吧?被我 捋动正在射精变得敏感的肉棒,再高潮一次!!」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射过了……又有什么……要出来了!!!呜呀 啊啊!!!!!」

   「就是这样!!就这样被我挤出精液来吧!!!!!horahoraho ra!!!!!(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 ら!!!)」

   「呜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呜呜呜啊啊!!!」

   噗咻!噗咻!!噗噜噜噜!~~~~

   「还没完哦!!!给我继续射精!!直到小弟弟的抵抗心和全部精液都射光 为止,我会一直让你高潮的!!!!」

   「不……不要!!!!!!」

   然而拷问官的手还在捋动阴茎。

   而且这次用上手腕的力气,变化着速度节奏捋动着。

   「像这样变化着节奏的话,刺激变的难以忍受还能射出更多了吧~我会让小 弟弟的鸡鸡射到射不出来为止的~」

   「不要啊啊啊!!!我已经不想再射精了啊啊啊!!!」

   「才只射出了四回而已,还早着呢!而且就算精液射不出来了,高潮还是能 做到的,你就放心吧!」

   拷问官将手掌覆盖住龟头部分,快速擦拭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惨叫,少年失去了意识。

   「哎呀……晕过去了呢……嘛,不过没关系,马上就叫你起来哦~」

   拷问官把从天花板垂下的手铐解开,用连在墙上的手铐再次将他固定。少年 被摆出了弯下腰,屁股抬高的羞耻姿势,双腿被固定住完全无法动弹。

   「那就差不多让你起来了呢……嘿!」

   拷问官吐出妖艳的舌尖,突然刺入了少年肛门的深处!

   「咿呀呀!!!!」

   「早上好~小弟弟~好久没有人能忍耐到晕厥过去的呢!所以说……这次为 了让你不晕过去,绝对不会让你射精的哟~!」

   话音未落,猛烈速度的手交再次开始了。

   但是,和刚才不同的是,只有龟头没有给予快感。

   「呼呼,只责备这里的话男人们是无法射精的哟~你就好好享受痛苦吧~!」
   「不要啊啊啊啊!!!已经够了!!!」

   「捏住你的蛋蛋~」

   「嗯~噫噫噫!!!?」

   拷问官用力握住睾丸,向下拉扯。

   快感被微妙的疼痛妨碍,少年无法将自己沉浸入快乐之中。

   「像这样~然后这样……要舔你的肛门咯?」

   「噢噢噢噢噢!!!!那里……要变的奇怪了!!!」

   「变得奇怪也没关系哟?小弟弟~吼啦,像这样舌头一刺一刺地舔舐的话… …」

   「啊呜、呜……啊啊啊啊呜呜!!!」

   被不断袭来的各种各样的折磨玩弄着,少年无法抑制自己的呻吟。

   「吼~啦,接下来这样咕啾咕啾地捏着龟头的话……」

   拷问官右手包覆着龟头,施加着微弱的震动像揉搓一般摩擦着。

   「不要!!!!!」

   「舌头在肛门里咕哩咕哩地旋转~」

   舌头突然向更里面深入,像是在品尝一般舔舐这肠壁。

   「咿呀~!!」

   「呐,小弟弟?从刚才起忍耐汁就像尿尿一样不停地流出来了哟?这究竟是 怎么回事呢?」

   「噫呀……不要呜呜呜!!!!!」

   「啊哈哈哈~回答不出来吗?那我来告诉你哦!小弟弟的鸡鸡再说:」我已 经投降了!让我射精吧!『小弟弟又怎么样呢?想高潮吗?想』哔哔『地发射精 液吗?「

   「噫……想……窝像射!!!!!!」

   「呼呼呼……你想说什么我都听不明白呢,因为听不清楚就更多更多地折磨 你吧~!」

   拷问官正在捋动的手进一步加速了。

   同时深入肛门的舌头开始舔舐着前列腺施加刺激。

   「噫……我想……射……我射!!!!」

   「忍耐对身体不好哟?只要稍微说出点城里的秘密,就让你舒服~地高潮哦? 但是不想说的话就没办法了呢~我会让你更加更加快乐的~」

   「咿呀……说……所以我说!!!!」

   「诶~听不见哟?你有说什么吗?」

   「我会说的啊啊啊啊!!!」

   「啊哈哈~你想说什么呢?小弟弟?」

   每当少年想要说出屈服的话,拷问官的舌头就会在肛门里转圈圈。

   少年陷入了连投降都做不到的状态。

   「我素!!!!噫噫噫!!!!!啊啊啊啊呜呜!!!!!」

   「吼啦吼啦,加油~还差一点就能说出来了哟~哈哈~」

   「不……不要……啊啊啊呜呜呜!!!!!」

   「库库库……吼啦,小弟弟的忍耐液流得地上到处都是呢。但是已经流了那 么多忍耐液却还是不肯说……是么……想要尽可能长地被我调教呢~那我就只好 回应小弟弟的期待了呢。」

   「不要!!!射精!!!!让我射精!!!!!」

   「呼呼,嗯,想要射精的话应该说什么呢?吼啦~尿道口挠痒痒~」

   「腊(那)里不行!!!!要变奇怪了!!!我要变得奇怪了~~~!!!」
   「那就变奇怪吧~不愿说出城里秘密的小弟弟我也不需要呢~」

   「怎么会……!!」

   「吼啦~……这次就让你屁股上的洞也发狂吧~这里也和鸡鸡一样舒服吧?」
   「素……我素!!!素!!所以!!!!!不要!!!!!!」

   「哎~你这样想说什么都不明白呢?咕咕~像这这样挤压前列腺的话~」
   「城里的秘密噫噫噫!!!!」

   「城里的什么?菊花,舔来舔去~~」

   「嗯啊啊啊!!!秘密!城里的秘密!!!!」

   「城里的秘密?城里的秘密怎么了吗?呜呼呼……像这样慢慢地把舌头从肛 门里拔出来的话~~」

   「呜呜!!快出去!!!快从屁股里出来!!!!」

   「啊哈哈哈~怎么了?不是有什么要说的吗?小弟弟~~」

   拷问官责备的攻势毫不放缓,不允许少年说出任何话。

   「啊呜呜呜!!!咕!!!!嗯……哈嗯嗯嗯~~~!已经受不了了~~!!」
   「啊哈哈,怎么了?小弟弟在哭吗?被大姐姐狠狠地焦虑折磨着,眼泪扑嗖 扑嗖地掉……不觉得羞耻么?」

   「噫!!!!!啊咕!!!啊啊啊啊啊啊!!!!」

   「咕嘶~」

   突然间,拷问官的折磨停了下来。

   「小弟弟,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哟?有想说的话的话,现在就说清楚,不说的 话……就这样让你无法射精,发狂而死哦?」

   「说!!我说!!!城里的秘道也好其他什么也好,我全部都说!!!所以 求求你!!!让我射精!!!!」

   少年大声地哭喊着。准确地说,这是本能的嘶吼吧。

   「啊哈哈哈哈~完全堕落了呢~好吧,那么……就让你射精吧~~」

   拷问官的右手握住了一跳一跳持续痉挛着的阴茎。

   「吼啦~!给我射~~!」

   只是轻轻地一次擦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啊啊啊啊啊啊!!!!!」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咻咻!!!!!!!

   「呜哇~好厉害的气势呢~……让你全部射出来~」

   「啊啊……啊、停不、下来!!!」

   拷问官的舌头深入肛门,配合着射精的节奏捋动着阴茎。

   「这是什么……睾丸被……收紧了!!!!」

   「吼啦……再给我射啊!小弟弟的浓厚的精子全部都给我吐出来!!」
   「啊啊!!!又射了!!又射了!!!好舒服!!~~~」

   少年的阴茎的脉动持续了两分钟。

   然后,体力超过极限的少年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数天后苏醒的他由于拷问的影响精神完全崩坏了。

   但艾希恩想要的情报已经全部从他的嘴里拔出来了。

   已经没有用处的他被担任拷问的大姐姐作为奴隶带回家了。

   「吼啦吼啦!!给我用更棒的声音悲鸣啊!后面的洞被假阳具挖掘着不是很 舒服吗?」

   「嗯啊啊啊!!!舒服!!好舒服!!!!」

   「一边刺激着前列腺,一边玩弄你的前面~这里铃口敏感的地方,充分地咕 啾咕啾~地玩弄~」

   「不要~不要~~~不要欺负那边的口~~!!」

   噗咻~噗咻噗咻~~!!

   「吼啦吼啦,玩弄还在射精的尿道口的话会怎么样呢?」

   「啊嗯~怎么这样~手指……在扣弄着!!」

   「屁股最深处被旋转着责备,这样还能忍耐吗?」

   「嗯哦哦……咕呜呜呜!!!」

   「啊哈哈~腰部在一震一震地颤抖着哦?怎么了?忍耐不住了吗?又要输给 我了吗?高潮了?前后小穴被同时侵犯着射出精液吗?要射了吗?射了吗?ほら、ほら、ほらぁ!!」

   「啊啊啊啊啊!!要射了!!!!!」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呼呼……射出好多呢~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这样说着,大姐姐从少年的肛门里拔出了假阳具。

   「不…不要……」

   但是,他的屁股收紧,不让假阳具离开。

   「更多!!给我更多!!!我还没事的…我还能射出更多!!所以!!!」
   他开始自己渴求着假阳具。

   「呜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又要去了~~」

   大姐姐一边叹息着,转身将少年的腰固定住。

   「真那你没办法呢,小弟弟?今天也玩弄你到最后吧。」

   「啊啊啊啊啊!!!!!!!!!」

   大姐姐再次开始了活塞运动。

   磅、磅地肌肤与肌肤之间撞击交合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END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