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6)【作者:重口味女王】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6)【作者:重口味女王】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舰长,到了巡视的时间哦」娜塔莎提醒道。

  「嗯……啊……」乳头传来的酥麻刺激让法因娜有些魂不守舍,眼神迷离地回应着娜塔莎,「走……走吧……」法因娜感觉腿有些发软。在简单的精液早餐之后,新的困扰缠上了法因娜。经由上次的失控之后,法因娜对于这份早餐格外期待。早早地做好了自慰的准备。

  但想象中的剧烈高潮却没有如期而至,尽管是凌晨餐厅的无人时段,可不管法因娜如何放纵自己,都没法达到那般体验。相反的,精液的腥臭滋味带了无穷无尽的性欲,怎么也没法满足。那丰满的乳房更是又涨又痒,勃起的乳头没有片刻消停不断摩擦着衣物,丰满的乳肉在性欲刺激下不停地泌乳,仅仅不到半天又进入了涨奶状态。

  被勒紧的双乳让法因娜整个上午都如履薄冰,脸色不自然地潮红着。精神也深陷性欲的泥沼恍惚游移,无法集中注意。如果要给这种状态起个名字的话……「醉精」?这个想法让法因娜一阵羞耻,急忙摇头驱散自己的胡思乱想。

  胸部似乎还不断地发涨,又开始涨奶了,但是现在依然是工作时间,视察还没有完成。

  一路上法因娜总是产生错觉,好像自己的乳房在不停地涨大,让她一遍又一遍地低头确认。她的双手意识地抱胸,护在胸前,想要掩盖自己这对令她羞耻的巨乳,又忍不住想要挤压揉捏它们,好消解乳肉中的瘙痒与飢渴。

  一整个上午,乳房里热的厉害,好像什么东西在乳房里四处流窜,乳头也敏感异常,和衣物的摩擦让法因娜每一步都感受到过电一般的刺激,而有时勃起的肥大乳头又摩擦到胸罩的花边,让法因娜不得不偷偷调整自己乳头的位置。
  乳房持续刺激让法因娜的性欲无法平息,虽然不至于影响工作,但是既无法满足又无法平息,不上不下的感受让法因娜烦躁不安几近发狂。法因娜几次尝试振奋精神不成,只能俯下身去在舰桥操作台上趴一会也好。

  但是这一趴下去,双乳压在操纵台的边缘,一阵舒畅解痒的快感的传来,法因娜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她急忙掩口,左右看看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惊惶之后就是欣喜,法因娜不由得意,自己发现了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偷安慰自己的妙招。

  法因娜舔着嘴唇,装作不在意,小心地把自己的那对巨乳对准了操纵台的边缘,让自己最敏感的乳头和乳晕对准了操纵台的转角,然后一点点地把自己的体重压上去。

  「唔~ 」又是一声叹息,法因娜惬意地眯起了双眼。这对淫荡又敏感的巨乳,自己终于找到了惩罚它们的好办法。仅仅是这样的挤压和摩擦,当然不如尽情的揉捏,可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刺激,能够有效地止痒。

  而在肉体的层面之外,自己竟然在舰桥上偷偷做出这般行径更是让法因娜感到异常的兴奋。自己这种行为连用桌角自慰都算不上吧,但是又如此的变态和下流,如同蹭痒的母猪一般又滑稽又卑猥,要是被舰员发现舰长竟然在用操纵台摩擦她瘙痒的乳头……想一想都让她羞耻得发疯。

  就在法因娜伸懒腰一般一次次把自己的双乳压向操作台,变故却发生了。随着乳头再一次被挤压,一阵突然的快感传来,一股涓流钻过了她敏感的乳腺和乳孔,强烈的快感让法因娜牙根发酸,倒抽一口冷气。

  刹那间,温暖的湿热感从胸口传来,溢满了舰长制服的胸口。回过神来的法因娜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这样挤压自己的胸部,挤出乳汁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怎么办,法因娜再次抬起头左右张望,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又低下头去,自己的乳汁已经浸湿了内衣,沾湿舰内制服更是紧紧贴住了肌肤,甚至能够隐约看到乳肉的肤色和内衣的黑色。乳汁的湿迹却没有停下,还在丝丝外溢缓缓扩大。
  「唔……」法因娜发出无声的哀嚎,懊恼地看着自己发涨的胸部,性欲的刺痛折磨让下身不断的流出淫液。

  这可怎么办,左右都是忙碌的舰员,法因娜一边费力地隐藏胸口的状况,一边继续在舰长的宝座上惶惶不安如坐针毡。

  随着法因娜的尴尬和拖延,状况并没有转好。相反的,乳汁和汗水混合之后,在燥热的身体蒸腾之下,发出刺鼻的奶骚味。以洁净有序闻名的法因娜舰长竟然散发出这种味道,让她更加心焦。就连哺乳期的自己也是以整洁优雅的面貌示人,而在距离孩子十万八千了的太空之中,自己却散发出如此下流,如此污秽,如此淫乱的味道。

  而这又能怪谁呢?这当然不是护理的问题,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欲求不满的雌性肉体,与上了年纪错乱的荷尔蒙。没错,护理那令人上瘾的快感并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自己上了年纪内分泌失调罢了。

  内心虽然对自己沉溺护理导致身体变化而自责,但是身体对护理快感的上瘾感觉又让她无法拒绝,再加上暗示中对于「护理」的绝对肯定,法因娜此时脑子正处于矛盾的懊恼之中。

  那现在又该怎么办呢?别人会不会闻这味道发觉自己的异状呢?

  一闪而过的兴奋冲动又让法因娜陷入了深深的负罪感:我怎么会产生这么淫荡的想法,亏我还是一位孩子的母亲。

  法因娜的精神越是焦躁,身体就越是淫荡,无处宣泄的压力都在向着性欲的出口乱钻,而越是如此精神的烦躁就愈加猛烈愈加痛苦。洗脑的后遗症逐渐浮现,思维的死循环把法因娜逼向绝境。

  法因娜的胸部更涨了,乳汁和淫液彙聚到了一起,在丝袜上流下深色的痕迹。「呼……呼……」法因娜的喉头发出粗重的喘息,现在……啊……都弄髒了……制服髒了……丝袜都弄髒了……我……

  法因娜神经质地不断擦拭着手上的湿渍,可只是把深色湿迹涂抹得更大而已。
  「舰长?怎么了?」一旁的一位中士问道。

  一瞬之间,法因娜如同过电一般,快速地抬起了头。

  终于,还是要被人发现了吗?还是要在这里身败名裂了吗?

  法因娜缓缓地转过头,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没有潮红,没有痛苦,没有焦躁,只是如冰一般的平静和冷漠。

  在这一瞬间法因娜用惊人的意志克制住了所有的压力,以一个冰冷静默的舰长姿态掩盖了所有的自我。

  「没什么」法因娜简短地回绝之后,立刻抿紧了嘴唇,没有再说一句的意思。她微微侧身掩盖胸口的痕迹,收紧双腿遮挡住丝袜上的水迹,努力使身体的姿势更自然,甚至向前坐了半个椅子,好让他远离自己身上的气味。

  这个冷淡的回绝却没有让中士却步,相反的他走近一步关切地想要问些什么,是他发现了异常吗?是他看穿了法因娜的伪装吗?是法因娜的过度冷漠让他察觉到了不对劲吗?

  但是法因娜已经到了绝境了,她甚至不认为自己能够撑到下一句话。她的嘴角微微抽动,意志维持的假面到了崩溃的边缘。

  「没事,请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娜塔莎的声音如同天籁从身后传来。

  是她,法因娜的副官,娜塔莎从一旁走了出来,一句话就赶走了中士,拉起法因娜的手就往外走。有了娜塔莎在前的遮挡,法因娜急忙抓住机会,紧紧跟在娜塔莎的身后,走出了舰桥。

  「啊——」法因娜撕开了自己的上衣,拽开内衣的搭扣,暴露出自己沾满乳汁的胸部、异常肥大的乳头,疯狂地揉搓掐弄,尽情地在这对可恶的奶子上留下粗暴的指印。终于,终于到了能释放自己的地方,虽然这只是一间关上门的厕所,但也足以让她好好发泄一番了。娜塔莎迫不及待地拉开了一步裙的搭扣,准备下一步行动。

  「咳咳」娜塔莎俏皮地轻咳了一声。

  「嗯……」法因娜止住了动作,面色窘迫地看向娜塔莎,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奇怪了……」

  娜塔莎露出了理解的笑意:「当然」她拉开军服的领子,露出了半透明紧身衣。黑色的胶质紧身衣内部已经被乳汁染成了一片乳白,紧紧绷住的乳房和臀部也强行限制在紧身衣束缚之中,白色的液体随着她身体的挤压流动着,顺着身体曲线在紧身衣之间反复回流,显得淫靡而迷幻。

  这是部队派发的气密式紧身衣,让穿戴者可以在突如其来的真空状态下存活。不过由于完全不透气和过高的弹性并不受士兵的喜爱。

  不过娜塔莎竟然用它的高弹力隐藏身体的变化,让法因娜也感叹的确是个好主意。

  「你……你怎么……」看到娜塔莎很适应身体变化,法因娜有些羨慕,自己的身体很不自在。「娜塔莎……你……」看着娜塔莎泛着高光的光滑身体反而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发烫犹豫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出口

  「怎么了,我的舰长?」娜塔莎笑着伸手握住了法因娜。

  这轻轻一触,让法因娜身子一颤,心髒一阵乱跳。她呆呆地望着娜塔莎,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她蠕动着嘴唇吞吞吐吐地说出:「你……好美……」这是子宫抽搐的感觉,触电的感觉,一见钟情的感觉。

  「啊,舰长,你是说这个吗?」娜塔莎微笑着拉开了紧身衣的速封拉链,一对仅次于法因娜的巨乳弹了出来,一时间乳香四溢乳汁四溅。娜塔莎欺身压了上去,四乳相对挤压在一起,触手可及都是黏滑柔腻。

  「啊~ 」乳头相互摩擦的刺激让法因娜立刻没了力气,再加上双乳柔滑挤压带来的舒适快感,让她只能痴痴地淫叫任由娜塔莎摆布。

  她搂住法因娜的腰在耳边廝磨道「舰长,你也很美。」

  「啊……是……是吗?」法因娜耳边一痒,这话诱得她粉面培红心花怒放。同性的陌生刺激让她像是初尝人事的少女,又兴奋又迷恋。法因娜舔了舔唇边的乳汁,也许……值得尝试一下。她低头与自己的副官拥吻在一起。

  「啊,终于,我们到了。」娜塔莎亲昵地搂着法因娜的腰,走入了「护理室」。
  「喔,我也等不及了」法因娜笑着点了点头。在有了娜塔莎的陪伴之后,巡视时间变得舒适多了,每当积累了性欲,娜塔莎都会用刺激又隐秘的手段帮自己偷偷发泄出来。而自己欲求不满的身体,也从不断发情变成了快感连连。

  娜塔莎似乎比法因娜自己更加了解她的身体,总是能发现自己的性欲,一眼看穿自己的欲望。她总是能够想出新鲜又有趣的特别玩法,拿出特别的小玩具,或仅仅用手指就让法因娜不能自已。两人的关系也愈加亲密愈加依赖。

  「喔,这是?」娜塔莎注意到护理装置的扶手上多了个带着联邦标记的密码键盘。

  「这个是……」法因娜疑惑地看着键盘,眼皮微微跳动,勾起了什么模糊的记忆。

  「这艘舰上没什么密码是舰长不知道的,不是吗?」娜塔莎一拍法因娜的臀部,把她推向键盘。

  「我……我……尝试一下?」法因娜被推上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的心里已经有预感了。像是在梦里重复了无数遍,手指仅仅是对准了键盘就下意识地按下了1。

  不对,这不对,法因娜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护理装置不可能用那个密码。像是要掩盖什么的地,她急忙删掉了刚输入的数字,一个一个地尝试,从舰上最基本的安保密码开始。

  不过这个密码锁的反应时间有些慢,输入的密码要过一两秒才显示密码错误。只剩下一个密码没有尝试了,脑中已经重复了无数遍,手指迫不及待地想要顺应条件反射。

  「快点啊,我的舰长,别错过了护理的时间」娜塔莎又搂住了法因娜,在她的耳边说道。

  「我……我……」不可能是那个密码的,没道理的,不可以的,这是陷阱!脑中的警报跳了又跳,但是手指已经在娜塔莎的怂恿下伸向了键盘。

            1016208721

  手机飞快地完成了输入,两秒之后护理装置上的锁打开了。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开始吧」

  不等法因娜思考为什么密码会相同,娜塔莎就把她推向了护理椅,这一切仿佛昨天刚发生过。

  随着电极搭上额头,一支小小的针管刺入手臂。随着轻微的刺痛,法因娜长出一口气。

  眼罩遮住法因娜的双眼,让她沉入舒适温暖的黑暗,每天的护理时间是她少有的宁静。

  轻微的电流刺激着额头,传来舒适的震动,胀痛大脑逐渐麻痹,烦恼和焦虑都在逐渐远去。

  她身为一个女人承担舰长的职责并不容易,与舰员的相处更是如履薄冰,仅仅是在舰员的面前吃早餐,就让法因娜备受煎熬。

  电流从敏感的脚底钻过全身,法因娜微微一颤,药液正在逐渐生效,烦躁不安的身体正在平静,神经的敏感逐渐濒临极限,身体的烦躁正在被舒适的刺激代替。法因娜舒适地陷入座椅吐出肺里残余的空气,她精干的双眸失去了神彩,惬意地眯起,扩散的瞳孔里闪起性欲光芒。

  没错,作为舰长的权利,享受一份营养美味的精液早餐是少不了的。仅仅是想到这美味,法因娜就痴痴地溢出了一丝唾沫,每一次享用都会让她高潮甚至失禁。

  但是,为了避免舰员不必要的误会和偏见,自己享用美餐时的痴态可不能让他们注意到。可出于舰长的义务……或者说法因娜作为舰长的坚持,她必须在公共餐厅里享用,毕竟和下属同甘共苦才能鼓舞士气,这也是她一直坚持的。这之间的矛盾,让她……

  侧乳舒服的电击又来了,原本就硕大浑圆的美乳自发地胀大颤抖,内部敏感的乳肉传来了一浪有一浪的酥麻快感,如同敏感的乳腺直接受到了按摩,立起的乳头溢出了丝丝乳汁。

  法因娜的眼皮微微跳动,刚才……刚才想到哪里了?法因娜回想被快感打断的思绪:对,因为我无法放弃公开饮精的暴露快感,所以才会这么困扰的。
  两道紫红色的激光刺入了法因娜的瞳孔深处,快速地闪烁着,把大量的信息直接烙印在视网膜上,刻录在大脑皮层里,原本这是让人反胃的折磨在身体熟悉后都成了甜美刺痛的被虐快感。

  我……我是暴露狂吗?是喜欢公开饮精公开高潮公开失禁的暴露狂?这个想法如此突兀又如此自然,像是突然揭开了意识的幕布,倒错的常识反推出了合理的结论。

  啊,脑子,又来了,脑子又要被弄乱了。大脑直接被折磨可能是被虐的最高享受。法因娜大口地喘息着,畅饮这令她陶醉的痛苦。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